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腾讯系”和泰人寿深陷亏损“泥淖”验证“高薪”不一定带来好业绩

时间:03-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76

“腾讯系”和泰人寿深陷亏损“泥淖”验证“高薪”不一定带来好业绩

来源:经理人传媒旗下《中国保险家》 记者 黄珊/文2024年1月31日,和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泰人寿”)发布2023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公司2023年净利润亏损额达到了5.70亿元,同比扩大了5.16倍,亏损额度几乎与过去6年的累计亏损额持平。成立于2017年1月的和泰人寿,2017年-2022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0.78亿元、-0.94亿元、-0.62亿元、-1.29亿元、-0.93亿元,合计亏损5.90亿元。加上2023年,和泰人寿成立七年已累计亏损额达到11.60亿元。和泰人寿的8家发起股东中,中信国安有限公司持有和泰人寿20%的股权,北京英克必成科技有限公司(腾讯全资子公司)持有和泰人寿15%的股权。所以和泰人寿一直被标注为“腾讯系”寿险公司。背靠中信系和腾讯系两大“靠山”,和泰人寿成立之初就提出致力于打造“互联网优势明显,价值创造能力突出的创新型寿险公司”,并坚持互联网渠道和传统渠道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但如此的“亏钱”速度,不知“靠山”们扛不扛得住。而且,目前大股东中信国安已将所持股权全部质押,似乎也表明股东对公司的前景不那么乐观。突击“亏损”是为轻装上阵?分析公司各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现公司最大亏损额出现在第四季度。具体来看,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额分别为1837.78万元、2736.20万元、6659.30万元,而第四季度则断崖下挫至亏损4.58亿元。也不排除公司借由新金融工具准则和保险合同会计准则实施导致的当期损益变动,安排这种突击式“亏损”,是为了未来能够快速进入盈利周期做的铺垫。毕竟,公司正处在寿险行业的7年“盈亏时间线”上。但不管怎么说,和泰人寿经营层面面临的问题却是真实存在的。投资收益水平大幅下滑2023年资本市场波动较大,保险行业整体投资收益率承压。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和泰人寿2023年四个季度的投资收益率分别为1.34%、1.33%、1.09%、-1.76%,2023年全年为1.71%,相比2022年全年的4.10%,下滑甚巨。而且,和泰人寿2022年之前的三年平均投资收益率为5.42%,2022年、2023年均在平均线之下。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2023年综合投资收益率为3.19%,高于2022年,后者为2.79%。退保金显著增加背后的经营困境  和泰人寿经营范围包括人寿保险和年金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分红型保险、万能型保险,以及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业务等。随着业务规模扩张,和泰人寿退保金的增加也较为显著。该公司年报显示,2017年—2021年,这项支出分别为59.48万元、719.80万元、1534.55万元、2645.50万元、5422.02万元。2022年首次突破亿元大关,为1.63亿元,同比增长两倍。  对比该公司2022年和2017年的数据来看,保险业务收入增长了10.67倍,而退保金增长了272.51倍。  和泰人寿2023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了五只产品的年度退保金额。其中,“和泰稳盈年金保险”2023年全年的退保金额为3.13亿元,年度退保率高达74.88%;“和泰安鑫年金保险”“和泰财富稳盈年金保险(万能型)”全年退保金额分别为1.54亿元和8591.27万元,年度退保率分别为66.59%、4.00%;“和泰宝贝教育年金保险”“和泰稳盈年金保险(B款)”全年退保金额分别为2079.93万元和112.53万元,年度退保率分别为5.05%、42.18%。  仅以上五款产品,2023年的退保金额便合计达5.74亿元。退保金和退保率的走高,至少表明公司的产品吸引力不足,要么未能充分满足客户需求,或者产品设计不够合理,导致客户选择退保。更重要的是,其中潜藏着对公司品牌的信任度下降。这可能才是公司最不愿看到的情况。遭遇股东“背刺”?目前和泰人寿的四家股东将股权进行了质押。截至2023年四季度末,中信国安持有的和泰人寿3亿股全部处于质押状态。此外,这部分股权也被冻结。栾川县金兴矿业持有的2.1亿股全部处于被质押、被冻结状态。秦皇岛煜明房地产持有的7500万股中有4500万股被质押。深圳市合丰泰科技集团4500万股全部处于被质押、被冻结状态。显然,中信国安所持股权的质押和冻结无疑会对公司的经营稳定性和市场信心产生影响。根据《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股权质押比例超过50%的股东不得行使表决权,这可能导致公司决策过程中的权力结构发生变化。在关键决策时,可能会缺少这些大股东的支持,从而影响决策的稳定性和执行力。而失去表决权的大股东显然也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力。尤其是在需要大股东支持的重大决策上,可能会形成公司治理结构中的权力真空,增加公司运营的不确定性。与此同时,股权质押比例过高可能被视为公司治理风险的一个信号,也会影响投资者和市场对公司的信心。董监高薪酬过于“亮眼”  和泰人寿2023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董监高中目标年薪在200万元以上的有四人,在200万元以下的有九人,最高薪酬为692万元。这个薪酬在未上市寿险公司中基本是最高的。  据悉,该公司薪酬包括基本薪酬、绩效薪酬和福利;个人绩效薪酬与公司整体业绩完成情况、本人分管工作业绩相挂钩;2023年度考核工作尚未结束,未确定绩效薪酬额度也未发放绩效薪酬。上市险企2023年的薪酬数据虽然尚未披露,但以2022年的上市险企高管薪酬情况来作比较,和泰人寿最高薪资水平也可排进前10。据统计,2022年上市险企高管薪酬第10名是太保集团的张远瀚,年薪为537万元。也就是说,和泰人寿无论在盈利能力,还是在规模上都不出众,但是其薪酬水平却名列前茅。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近700万的高薪,尚未包括应发的2023年绩效薪酬。在企业管理领域,薪酬策略一直是一个复杂而微妙的话题。但高薪是否能够带来高效的经营管理,肯定是股东最为关心的问题。现实情况是,和泰人寿董监高薪酬水平较高,但公司经营业绩却并不理想。这一现象引发了对高薪与经营管理效果关系的深入思考。一方面,高薪被认为可以吸引和留住高素质的管理人才,激发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从而提高公司的经营效率和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如果公司的经营策略不当或市场环境恶劣,即使管理层薪酬再高,也难以扭转公司的亏损局面。从和泰人寿的案例来看,高薪并未能有效提升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平。公司的退保金增长显著,偿付能力充足率逐年下滑,显示出公司在风险管理和资产配置方面存在问题。有研究指出,高管薪酬与企业绩效是正相关的,但也有文献提到,高薪并不能直接等同于高绩效,因为绩效的产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对和泰人寿而言,“高薪”产出绩效的实践似乎是失败了。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